天富能源(600509.CN)

天富能源在建工程完工率飘忽不定 电老大缘何亏损

时间:21-07-09 16:32    来源:新浪

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,权威,专业,及时,全面,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!

原标题:天富能源(600509)在建工程完工率飘忽不定

来源:证券市场周刊  

天富能源的多项工程进度均出现回退,借此,公司推迟将在建工程转为固定资产的时间点,可以少提折旧,从而增加利润。

本刊特约作者  诗与星空/文

笔者在分析上市公司的时候,发现有些地方会把国资背景的上市公司作为融资平台,开展各种投融资业务。

比如山东高速(600350.SH),除了经营高速公路外,投资了非常多的行业,从房地产到科技到环保,应有尽有;再比如贵州茅台(600519.SH),一方面是中国最知名的白酒,但另一方面其实也是贵州省的融资平台,通过大额分红,回馈大股东,最终回流到国资局,再向当地其他企业投资。

天富能源(600509.SH)作为新疆石河子国资背景的企业,也发挥着类似的作用。公司业务涵盖火电、水电、热电,甚至名下还有纸浆、半导体等子公司。

由于跨界比较大,整合业务的难度也就比较大,也给公司的经营带来了一些副作用,整体效益欠佳。

电老大缘何亏损

作为当地的“电老大”,天富能源2019年归母净利润竟然亏损4.13亿元。

2020年,经营有所好转,实现营业收入 48.96 亿元,同比减少 2.80%;归母净利润为4853万元,同比增加 112.54%。

虽然看起来盈利,但公司扣非净利润依然亏损,主要利润来源是4911万元的政府补助。

这和普通投资人想象中的电力行业业绩有着很大的差距,天富能源为什么会亏损?

利润表显示,公司2020年利息费用高达4.67亿元。2017年以来,公司每年的利息费用均在4亿元以上,成为沉重的负担。

2017年起,公司的长短期借款就达到了55亿元,到了2020年年报,长短期借款和长期应付款,竟然超过100亿元。和公司全年不足50亿元的营收相比,公司的借款远超正常值。

资产负债表显示,公司超负荷借款,主要是为了修建电力设施。公司2020年年报中,固定资产余额152.51亿元,占资产总额的70%以上。

由于公司的资产创效能力较低,新增资产创效甚至无法弥补借款和利息,公司不得不持续借贷,资金链越来越紧张。

在现金流、利润的重压下,公司的在建工程出现了意料之中的异常。

在建工程修饰多

通常而言,一家公司购买一件符合固定资产标准的设备,比如电脑、汽车,是直接计入固定资产的,根据会计准则,次月计提折旧。折旧会根据资产属性,被计入成本、研发费用、销售费用或者管理费用,减少利润。

但是,如果购买的是正在建造的设备或者房屋建筑物,比如厂房和生产线,短期内不能进入生产经营状态,那么就需要先计入在建工程,等建造完成后再转入固定资产,根据会计准则的规定,在建工程不需要计提折旧。

看到这里,是不是恍然大悟。

没错,推迟转资时间点可以少提折旧,从而增加利润。尤其是资产规模巨大的企业,这样的操作带来的利润非常可观。

需要说明的是,这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做假账,因为会计准则给了财务人员一定的“调节”余地。只要有足够的手续能证明转资的时间点是合理的(比如验收报告、第三方审计报告等),那上市公司的“调节”就是合法的。

让我们把目光投向天富能源的在建工程,据2020年年报,在建工程余额为12.37亿元,和固定资产相比并不算多,但这些在建工程的构成并不简单。

先看一下公司在建工程的工程进度。

对于在建工程转资的条件,会计准则有三点要求:一是固定资产的实体建造(包括安装)工作已经全部完成或者实质上已经完成;二是所构建的固定资产与设计要求或者合同要求相符或基本相符,即使有极个别与设计或合同要求不相符的地方,也不影响其正常使用;三是继续发生在所构建固定资产上的支出金额很少或几乎不再发生。如果所构建固定资产需要试生产或试运行,则在试生产结果表明资产能够正常生产出合格产品时,或试运行结果表明能够正常运转或营业时。

这些转资条件很难以量化的形式体现在财报中,在实际操作中,按照工程进度进行转资是简单易行的核算办法。

2017年年报显示,天富能源在建工程里有一项“220kv送电工程”,预算数是19.14亿元,工程进度为98%。大部分企业在进行转资的时候,都按照工程进度,比如98%的工程进度时,应该把投入到该项工程98%的资金转为固定资产。

然而到了2020年,该项工程还在公司的在建工程项目中,工程进度摇身一变,成了82%。

工程进度可以回退吗?

如果建设过程中,出现项目预算变更等情况,工程进度随之调整是有可能的。但该项目在4年前就已经接近尾声,2018年的时候,工程进度退化为65%,这样的变化,很容易让人怀疑背后的真实目的:是否人为调节在建工程数据,延缓转资时间。

该项目并不是唯一变更工程进度的项目,另一个项目,农网改造项目,预算7.17亿元,工程进度从2017年的96%,变为2020年的86%;还有城网改造项目,预算10.63亿元,工程进度从2017年的91%变为2020年的82%;至于天河热电,预算27.69亿元,工程从2017年的100%变为2020年的95%……

从预算情况看,大部分项目预算几年来基本没有变化,因此,公司工程完工程度的回退就非常不正常。

这意味着,至少在长达4年的时间里,公司大量的在建工程并没有如期转资。账面12.3亿元的在建工程,大部分都是历史遗留,假设全部转资,按照公司平均折旧率计算,1年新增的折旧超过1亿元,公司将陷入严重亏损的境地。

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要求,年报中必须详细披露重点在建工程项目,而这些项目中的数据,成为投资者的“风向标”。

在建工程的金额超过公司净利润的10倍的时候,就应该引起投资者的注意。从转资、计提折旧的比例粗略来算,金额较大的在建工程很可能隐藏了应转资但尚未转资的金额,从而影响了利润。

尤其是重点在建工程项目中,出现了完工进度“退化”的情况,几乎可以肯定,公司在尝试利用在建工程做盈余管理,实现利润的微调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一种特殊的情况也值得警惕,那就是在建工程的完工程度长期维持在固定比例,比如多年都在80%,那很可能是项目已经建设投产,但公司仍未转资,不计提折旧。

最后一种情况就是重点在建工程项目严重超预算。比如,上市公司在建工程都超预算,并通过超预算的方式来拖延转资时间。最终实现利润的调节。

除了在转资时间点上殚精竭虑,公司还在利息资本化上做文章。

所谓利息资本化,是根据会计准则的要求,一部分符合条件的利息,可以计入存货、在建工程等资产项目,而不必计入财务费用。这样操作的好处是利息不需要抵减当期利润,而变成了资产,从而大大缓解了当期利润的压力。

计入在建工程的利息,如果不转资,则不需要计提折旧,就可以安静地躺在账上,不影响利润。

2020年,天富能源资本化的利息达到了3186万元,如果计入利息费用,公司接近亏损。年报显示,公司累计资本化的利息支出达到了3.58亿元。

通过各种财技,公司很好地实现了利润的留存,确保2020年盈利。

借钱分红

为什么这么迫切的盈利呢?

天富能源公告显示,2020年将进行分红,分红比例为净利润的30.84%,金额1497万元。

Wind数据显示,公司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51.05%,以当地国资持股平台为主,合计大约可以分得763万元。除了2018年和2019年亏损和濒临亏损未分红外,公司近年来分红比例均在30%以上。

也就是说,天富能源一边支付超过5亿元(利息费用和利息资本化之和)的利息,一边靠借来的钱分红。